天龙八部手游攻略
首頁 > > 道家 > 正文

意林
字數:5073   

  意林
 
  經名:意林。唐馬總撰。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乙部。參校版本:《四庫全書》文淵閣本(簡稱文淵閣本》。
 
  意林序
 
  撫州刺史戴叔倫撰
 
  三圣相師,大易光著,天地之功立矣,經傳之功生焉,輔成一德,謂之六學。漢收秦業,其道方興,置講習訓授之官,明君臣父子之體。雖禮樂文缺,亦足以新忠孝仁義之大綱。至如曾孔荀孟之述,其蓋數百千家,皆發揮隱微,羽翼風教,祖儒尊道,持法正名,縱橫立權,變通其要,崇儉而有別,即農而得序,傍行而不流,小說去泥而篇簡繁伙,罕備於士大夫之家。有梁穎川庾仲容略其要會,為子書抄三十卷,將以廣搜采異。而立言之本,或不求全。大理評事扶風馬總元會家有子史,幼而集錄,探其旨趣,意必有歸,遂增損庾書,詳擇前體,裁成三軸,目曰《意林》,上以防守教之失,中以補比事之闕,下以佐屬文之緒,有疏通廣博潔凈符信之要,無僻放拘刻繳蔽邪蕩之患。君子曰:以少為貴者。其是之謂乎。余元會之執友,故序而記之。貞元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也。
 
  子書起於齋熊六韜,盛於春秋六國。時莊老道宗,起覆載之功,橫#1日月之照,高視六經為天下式,故絕於稱言矣。墨翟大賢,其旨精儉,教垂后世#2,名亞孔圣至矣。管晏文荀議論閎肆,淮南鴻烈詞章華瞻,皆欐欐數萬言#3,可謂庶矣。而部帳繁廣,尋覽頗難,梁朝庾仲容抄成三帳,汰其沙石,簸其枇糠,而猶蘭蓀雜於蕭艾,墦瓖隱於璞石。扶風馬總精好前志,務於簡要,又因庾仲容之抄,略存為六卷,題曰《意林》。圣賢則糟粕靡遺,流略則精華盡在,可謂妙矣。隋代博陵李文博卷攘諸子,編成《理道集》十卷,唐永興公虞世南亦采前史,著《帝王略論》五卷,天后朝宰臣朱翼祖則又述十代興亡論一帳。洎扶風《意林》?究子史大略者,蓋四人意矣。予扁舟涂水,留滯廬陵,扶風為余語其本尚,且日編錄所取,先務於經濟,次存作者之意,罔失篇目,如面古人。予懿馬氏之作,文約趣深,誠可謂懷袖百家,掌握千卷之子,用心也遠乎哉。旌其可美,述於篇首,俾傳好事。貞元丁卯歲夏之晦,文廢映河束柳伯存重述。
 
  #1『橫』原作『擴』,據文淵閣本改。
 
  #2『垂后世』原文脫缺,據文淵閣本增補。
 
  #3自『荀議論閎肆』以下,至『萬言』原文脫缺,據文淵閣本增補。
 
  目 錄
 
  卷一
 
  齋子一卷   太公金匱二卷
 
  太公六韜六卷   曾子二卷
 
  晏子八卷   子思子七卷
 
  孟子十四卷  管子十八卷
 
  道德經二卷荀 卿子十二卷
 
  魯連子五卷  文子十二卷
 
  鄧析子一卷  范子十二卷
 
  胡非子一卷  墨子十六卷
 
  纏子一卷   隨巢子一卷
 
  尸子二十卷  韓子二十卷
 
  卷二
 
  列子八卷   莊子十卷
 
  王孫子一卷  申子三卷
 
  慎子十二卷  燕丹子三卷
 
  鬼谷子五卷  尹文子二卷
 
  公孫文子一卷 陸賈新書二卷
 
  晁錯新書三卷 賈誼新書八卷
 
  呂氏春秋二十六卷
 
  淮南子二十二卷
 
  卷三
 
  鹽鐵論十卷   說苑二十卷
 
  法言十五卷   太玄經十卷
 
  新論十七卷   論衛二十七卷
 
  正論五卷    潛夫論十卷
 
  卷四
 
  風俗通三十一卷 商君書四卷
 
  阮子四卷    正部十卷
 
  士緯十卷    通語八卷
 
  抱樸子四十卷
 
  卷五
 
  周生烈子五卷  荀悅申鑒五卷
 
  仲長昌言十卷  典論五卷
 
  魏子十卷    人物論三志
 
  任子十卷    篤論四卷
 
  體論四卷
 
  傅子一百二十卷
 
  太元經十四卷  化清經十卷
 
  鄒子一卷    成敗志三卷
 
  古今通論三卷  中論六卷
 
  唐子一十卷   秦子二卷
 
  梅子一卷    物理論十六卷
 
  意林卷之一
 
  扶風馬總元會編
 
  鬻子-卷
 
  《藝文志》云:名熊著子二十二篇,今一卷六篇。發政施令,天下福謂之道,上下相親謂之和,不求而得謂之信,除天下之害謂之仁,信而能和者帝王之器。圣王在位,百里有一士,猶無有也。王道衰,千里一士,則猶比肩也。知善·不信謂之狂,知惡不改謂之惑。○昔文王見齋年九十,文王曰:嘻!老矣。齋子曰:若使臣捕虎逐麋,臣已老矣。坐策國事,臣年尚少。
 
  太公金匱二卷
 
  武王問太公曰:殷已亡其三人,今可伐乎。太公日:臣聞之,知天者不怨天,知己者不怨人。先謀后事者昌,先事后謀者亡。且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非時而生,是為妄成。故夏條可結,冬冰可釋,時難得而易失也。○武王平殷還,問太公曰:今民吏未安,賢者未定,如何。太公曰:無故無新,如天如地。得殷之財,與殷之民共之,則商得其賈,農得其田也。一目視則不明,一耳聽則不聰,一足步則不行。選賢自代,上下各得其所。○武王問:五帝之戒可得聞乎。太公曰:黃帝云:余在民上搖搖,恐夕不至朝。故金人三緘其口,慎言語也。堯居民上振振,如臨深淵。舜居民上兢兢,如履薄冰。禹居民上栗栗,如恐不滿。湯居民上翼翼,懼不敢息。道自微而生,禍自微而成,慎終與始,完如金城。○行必慮正,無懷僥幸書履。忍之須央,乃全汝軀書鋒。刀利皚皚,無為汝開書刀。源泉滑滑,連旱則絕。取事有常,賦斂有節書井。
 
  太公六韜六卷
 
  有求賢之名,無用賢之實。○文王曰:君務舉賢,不獲其功,何也。太公曰:舉不容易。文王曰:舉賢若何。太公曰:案賢察名,選才考能,名實得之也。涓涓不塞,將成江河;兩葉不去,將用斧柯。熒熒不救,炎炎奈何。文王曰:國君失民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與也。君有六守三寶。六守者:仁、義、忠、信、勇、謀;三寶者:農、工、商。六守長則君安,三寶完則國昌。國柄借人,則失其威。淵乎無端,孰知其源。天下非一人天下,天下之天下也。取天下,若逐野鹿,而天下共分其肉。○太公云:伏羲神農教而不誅,黃帝堯舜誅而不恕#1。○圣人恭天靜地,和人敬鬼。○文王在岐,召太公曰:吾地小,奈何。太公曰:天下有粟,賢者食之;天下有民,賢者牧之。屈一人下,伸萬人上,唯圣人能行之。○冠雖弊加於首,履雖新履於地。○武王問太公曰:士高下有差乎。太公曰:人有九差。惡口舌為眾所憎,夜臥早起,此妻子之將。知人饑渴,習人劇易,此萬人之將。戰戰栗栗,曰慎一曰,此十萬之將。知天文,悉地理,理四海如妻子,此天下之主。軍中之事,不聞君命。○武王問太公曰:吾欲令三軍親其將如父母,攻城則爭先登,野戰則爭先赴,聞金聲而怒,聞鼓音而喜,可乎。太公曰:作將冬曰不服裘,夏曰不操扇,天雨不張幔,寒過泥涂將先下步,軍未舉火將不食。士非好死而樂傷,其將知饑寒勞苦也。用兵之害,猶與最大,起之若驚,用之若狂,當之者破,近之者亡,使如疾雷不暇掩耳也。○貧窮忿怒,欲次其志者,名曰必死之士;辯言巧辭,善毀善譽者,名曰問謀飛言之士。
 
  曾子二卷
 
  君子愛曰以學,及時而成。難者不避,易者不從。曰一就業,夕自省,可謂守業。年三十、四十無藝,則無藝矣。至#2五十不以善聞,則無聞矣。鄙夫鄙婦相會於墻之陰,可謂密矣,明曰或有知之,故云執仁與義莫不聞也。○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皆黑。君子之游,芯乎如入蘭芷之室,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小人之游,戲乎如入鮑魚之室,久亦不聞而亦化矣。故君子慎其去就也。○與君子游,如曰之長,加益不自知也;與小人游,如履薄冰,幾何而不行陷乎。○天圓地方,則是四角不掩也。聞之夫子曰:天道曰圓,地道曰方。
 
  晏子八卷
 
  景公作臺,臺成復欲作鐘。晏子諫曰:斂民作鐘,民必哀。斂哀以謀,樂不祥。○景公璧妾死,名曰嬰子,公守之三日不食,膚著於席而不去。晏子曰:外有良醫,將作鬼神之事。公信之,屏而沐浴。晏子令棺入殮死者。公大怒,晏子曰:已死不復生。公乃止。仲尼聞之,曰:星之昭昭,不如日月之諼諼。○景公時,雨雪三日,披狐白之裘,坐於堂側,謂晏子曰:三日雨雪,天下何不寒。晏子曰:夫賢君飽則知人饑,溫則知人寒。公乃去裘冠,足以修敬。不務其飾衣,足以掩形。不務其美,土事不文,木事不鏤,足以示民也。○景公曰:吾欲霸諸侯,若何。晏子曰:官未具也。臣聞仲尼處陋巷,廉隅不正,則原憲侍;志意不通,則仲由侍;德不辱,則顏回侍。今君未有能侍,故未具也。○君擇臣使之,臣雖賤亦擇君事之。○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事一君。事貴人不能過,禮貴人惡之。○晏子治阿三年,毀聲於國,景公召而問之,對曰:嬰舉儉罰偷,墮民惡之;央獄不畏強貴,強貴惡之。是二邪毀於內,二讒去於外。臣請改轍更治三年,必有譽也。景公病水數十日,夢與二日斗而不勝,使召夢者占之。占者至門,晏子使對曰:公病,陰也。與二日斗,日,陽也。不勝,疾將退也o.三日而愈,公賞占夢者。占夢者辭曰:晏子之力也。公問晏子,晏子曰:臣若自對,則不信也。○景公病疽在背,欲見不得,問國子,國子曰:熱如火,色如日,大如未熟李也。公問晏子,晏子曰:色如蒼玉,大如璧。公曰:不見君子,不知野人之拙也。○晏子使楚,楚王令左右縛一人作盜者過,王問:何處人也。對曰:齊人也。王視晏子:齊國善盜乎。晏子曰:橘生江南,江北則作根,地土使然也。今民生長於齊不盜,入楚則盜,臣不知也。楚王自取弊耳。○晏子使楚,楚王以晏子短,作小門於大門之側,晏子曰:往詣狗國,從狗門入。今來使入楚,不可從狗門入也。遂大門入。○楚王問:齊之臨淄都無人耶。對曰:臨淄三百聞,張袂成帷,揮汗成雨,比肩繼踵,何容無人也。○曾子將行,晏子送之,曰:贈人以財不若以言。○和氏之璧,井里璞耳,良工修之,則成國寶。習俗移性,可不慎乎。晏子歿后十有七年,景公封諸侯,大夫皆稱善。公、曰:自晏子歿后,不復聞不善之事。弦章對曰:君好之,則臣服之;君嗜之,則臣食之。尺蟆食黃則黃,食蒼則蒼是也。公曰:善。吾不食諂人之言也。以魚五十車賜,弦章固不受,是弦章有晏子之遺行也。
 
  子思子七卷
 
  慈父能食子,不能使知味。圣人能悅人,不能使人必悅。○國有道以義率身,無道以身率義,荀息是也。○言而信,信在言前。令而化,化在令外。圣人在上而遷其化。○終年為車,無一人之輸,則不可馳。○百心不可得一人,一心可得百人。○君本也,臣枝葉也。本美則葉茂,本枯則葉凋。君子不以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不能者愧人。小人溺於水,君子溺於口也。○繁於樂者重於憂,厚於義者薄於行。見長不能屈其色,見貴不能盡其辭,雖有風雨,吾不入其門也。君子以心導耳目,小人以耳目導心。
 
  孟子十四卷
 
蜀郡趙臺卿作章句,章句曰指事.o○孟子謂惠王曰:虐政殺人,何異刃耶。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草,此謂率獸食人,且人惡之,況虐政乎。敬老愛幼,推心於民,天下運掌中也。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不足以保妻子。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鐵基,不如待時。孟子云:齊人譏管晏,饑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飲。若久涂炭,則易政如渴不擇飲也。○宋人有閔其苗不長,偃拔之,使其長,其子趨而視之,苗則槁矣。非但無益,乃有害也。○見孺子入井,非孺子之父母亦有側隱之心。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亦非人也,無辭讓之心亦非人也,無是非之心亦非人也。○孟子云:子路人告之有過則喜,禹聞善言則拜。用夏變夷,不聞用夷變夏。○枉己者未能直人,當以直嬌枉,若自曲何以正人。景春曰: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息。孟子曰: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諸侯不仁,不保社稷;士不仁,不保四體。今惡死亡而樂不仁,猶惡醉而強酒。民之歸仁,猶水就下。存乎人,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盹焉。○淳于髡曰:男女不親授受,若嫂溺援之手乎。孟子曰:若不援,是豺狼也。天下溺則援之以道,嫂溺必援以手。○子產以其乘輿濟人於俸洧,孟子聞之,曰:不知政也不如以時修橋梁。良人出饜酒肉,齊人有一妻一妾,其夫出行則饜飽,而反欺其妻云:與富貴人共飲食耳。妻后伺之,見乞人祭余食之。妻乃告妾,相與泣於中庭。其夫自外來未知,猶驕其妻妾,由君子枉道得富貴而驕人也良人即夫也。○伊尹不以一芥與人,亦不取一芥於人。○非其道,在野曰草莽之臣,在國曰市井之臣。性猶湍水,次束則束,央西則西。○白羽白性輕,白雪白性消,白玉白性貞,雖俱白,其性不同也。○冬曰飲湯,夏日飲水欲問寒暑者中心也。○仁義忠信,樂善不倦,天爵也,公

文件格式轉換工具:點擊下載

相關熱詞搜索:意林

上一篇:翊圣保德傳
下一篇:雨陽氣候親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