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手游攻略
首頁 > > 醫家 > 正文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
字數:5053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 張志聰
 
  序
 
  先儒有云。經傳而經亡。非經亡也。亡于傳經者之精而以粗求之深而以淺視之之失其旨歸也。
 
  夫靈素之為烈于天下也。千百年于茲矣。然余嘗考漢藝文志曰。黃帝內經一十八卷。而靈樞居其九。
 
  素問亦居其九。昔人謂先靈樞而后素問者何也。蓋以素問為世人病所由生也。病所生而弗慎之。
 
  則無以防其流。故篇中所載陰陽寒暑之所從。飲食居處之所攝。五運生制之所由勝復。六氣時序之所由逆從。靡弗從其本而謹制之。以示人維持。而生人之患微矣。若靈樞為世人病所由治也。病既生而弗治之。則無以通其源。故本經所論營衛血氣之道路。經脈臟腑之貫通。天地歲時之所由法。
 
  音律風野之所由分。靡弗藉其針而開導之。以明理之本始。而惠世之澤長矣。是靈樞素問。為萬世所永賴。靡有息也。故本經曰。人與天地相參。日月相應。而三才之道大備。是以人氣流行上應日。行于二十八宿之度。又應月之盈虧。以合海水之消長。且以十二經脈臟腑。外合于百川匯集之水。咸相符也。故本經八十一篇。以應九九之數。合三才之道。三而三之。成九九八十一篇。以起黃鐘之數。其理廣大。其道淵微。傳竹帛而使萬世黎民不罹災眚之患者。孰不賴此經也哉。乃自皇甫士安類為甲乙針經。而玄臺馬氏又專言針而昧理。俾后世遂指是經為針傳而忽之。而是經幾為贅旒矣。余憫圣經之失傳。懼后學之沿習。遂忘愚昧。素問注疏告竣。復藉同學諸公。舉靈樞而詮釋之。因知經意深微。旨趣層折。一字一理。確有指歸。以理會針。因針悟證。殫心研慮。雞鳴風雨。
 
  未敢少休。庶幾藉是可告無罪乎。俾后之人讀素問而嚴病之所以起。讀靈樞而識病之所以瘳。則臟腑可以貫通。經脈可以出入。三才可以合道。九針可以同法。察形氣可以知生死壽夭之源。觀容色可以辨邪正美惡之類。且也因九針而悟洛書之妙理。分小針而并識河圖之微情。則前民用而范圍不過者。大易之道統乎是矣。則利民生而裁成不遺者。墳典之傳亦統乎是矣。敢以質之天下后世之同學人。亦或有以諒余之濯灌也夫。
 
  康熙壬子葵夏錢塘張隱庵書于西泠怡堂
 
  卷一
 
  九針十二原第一
 
  黃帝問于岐伯曰。余子萬民。養百姓。而收其租稅。余哀其不給而屬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藥。
 
  無用砭石。欲以微針通其經脈。調其血氣。榮其逆順。出入之會。令可傳于后世。必明為之法。
 
  令終而不滅。久而不絕。易用難忘。為之經紀。異其章。別其表里。為之終始。令各有形。先立針經。愿聞其情。岐伯答曰。臣請推而次之。令有綱紀。始于一。終于九焉。
 
  按、本紀。帝經土設井。立步制畝。藝五谷。養萬民。而收其租稅。設有疾病。則不能力田以供余食矣。故帝欲立九針微針之法。傳于后世。令終而不滅焉。毒藥。所以攻疾也。砭石。所以泄邪也。二者皆攻瀉之法。微針。能通調血氣者也。逆順出入者。皮膚經脈之血氣。有逆順之行。有出入之會。蓋人秉天地之氣所生。陰陽血氣。參合天地之道。營運無息。少有留滯。則為疾病。故帝以天地人之道而立九針。用九針之法。以順人之陰陽血氣。而合于天道焉。明其理則易用。持于心則難忘。經、徑。紀、維也。按、篇名九針。而帝曰微針。伯曰小針。是九針之外。又立小針也。九針者。圣人起天地之數。始于一而終于九。九而九之。九九八十一以起黃鐘之數。用九針而合小針者。以陽數五。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以應河圖之數也。帝繼伏羲神農氏而作。即以兩儀四象河圖奇偶之數。用法于針。所以修身治國平天下。蓋國以民為本也。
 
  請言其道。小針之要。易陳而難入。粗守形。上守神。神乎神。客在門。未觀其疾。惡知其原。
 
  刺之微在遲速。粗守關。上守機。機之動不離其空。空中之機。清靜而微。其來不可逢。其往不可追。知機之道者。不可掛以發。不知機道。扣之不發。知其往來。要與之期。粗之暗乎。妙哉工獨有之。往者為逆。來者為順。明知逆順。正行無間。迎而奪之。惡得無虛。追而濟之。惡得無實。迎之隨之。以意和之。針道畢矣。
 
  易陳難入者。易言而難著于人也。粗守形者。守皮脈肉筋骨之刺。上守神者。守血氣之虛實而行補瀉也。神乎神。甚贊其得神之妙。門者。正氣出入之門。客在門者。邪循正氣出入之所也。
 
  未睹其何經之疾。惡知其受病之原。言當先察其邪之所在而取之也。遲速。用針出入之疾徐也。
 
  粗守關者。守四肢之關節。上守機者。守其空而當刺之時。如發弩機之速也。不離其空者。乘空而發也。夫邪正之氣。各有盛衰之時。宜補宜瀉。當靜守其空中之微。不可差之毫發。如其氣方來。
 
  乃邪氣正盛。邪氣盛則正氣大虛。不可乘其氣來。即迎而補之。當避其邪氣之來銳。其氣已往。則邪氣已衰。而正氣將復。不可乘其氣往。追而瀉之。恐傷其正氣。在于方來方去之微。而發其機也。
 
  離合真邪論曰。俟邪不審。大氣已過。瀉之則真氣脫。脫則不復。邪氣復至而病益蓄。
 
  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謂也。是以其來不可逢。其往不可追。靜守于來往之間而補瀉之。少差毫發之間則失矣。粗工不知機道。叩之不發。補瀉失時。則血氣盡傷。而邪氣不下。知其往來者。知邪正之盛衰。
 
  要與之可取之期而取之也。粗工之暗。而良工獨知之。是故工之所以異也。若氣往則邪正之氣虛小。
 
  而補瀉之為逆。氣來則形氣邪氣相平。而行補瀉為順。是以明知順逆。正行無間。知往來所處之時而取之也。迎而奪之者。瀉也。故惡得無虛。追而濟之者。補也。故惡得無實。迎之隨之。以意和之。針道畢矣。
 
  凡用針者。虛則實之。滿則泄之。宛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大要曰。徐而疾則實。疾而徐則虛。言實與虛。若有若無。察后與先。若存若亡。為虛為實。若得若失。
 
  所謂虛則實之者。氣口虛而當補之也。滿則泄之者。氣口盛而當瀉之也。宛陳則除之者。去脈中之蓄血也。邪勝則虛之者。言諸經有盛者。皆瀉其邪也。徐而疾則實者。徐內而疾出也。疾而徐則虛者。疾內而徐出也。言實與虛。若有若無者。實者有氣。虛者無氣也。察后與先。若亡若存者。言氣之虛實。補瀉之先后也。察其氣之以下與常存也。為虛為實。若得若失者。言補者 然若有得也。瀉則恍然若有失也。此以上論小針之法。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
 
  瀉曰必持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得針。邪氣得泄。按而引針。是謂內溫。血不得散。氣不得出也。
 
  補曰隨之。隨之意。若妄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而還。去如弦絕。令左屬右。其氣故止。外門已閉。中氣乃實。必無留血。急取誅之。持針之道。堅者為寶。正指直刺。無針左右。神在秋毫。囑意病者。審視血脈。刺之無殆。方刺之時。必在懸陽。及與兩衛。神屬勿去。知病存亡。
 
  血脈者。在 橫居。視之獨澄。切之獨堅。九針之名。各不同形。一曰 針。長一寸六分。二曰員針。長一寸六分。三曰 針。長三寸半。四曰鋒針。長一寸六分。五曰鈹針。長四寸。廣二分半。六曰圓利針。長一寸六分。七曰毫針。長三寸六分。八曰長針。
 
  長七寸。九曰大針。長四寸。 針者。頭大末銳。去瀉陽氣。員針者。形如卵形。揩摩分間。不得傷肌肉。以瀉分氣。 針者。鋒如黍粟之銳。主按脈勿陷。以致其氣。鋒針者。刃三隅以發錮疾。
 
  鈹針者。末如劍鋒。以取大膿。圓利針者。大如 。且圓且銳。中身微大。以取暴氣。毫針者。
 
  尖如蚊虻喙。靜以徐往。微以久留之。而養以取痛痹。長針者。鋒利身薄。可以取遠痹。大針者。
 
  尖如挺。其鋒微圓。以瀉機關之水也。九針畢矣。
 
  此節論九針之法。蓋首篇統論小針及九針之道。是以前后論小針。而詳釋于小針解中。此節論九針。故詳釋于九針論內。而小針解中不與也。虛實之要。九針最妙。為其各有所宜也。補瀉之時。以針為之者。與氣開合相得也。排陽得針者。排針而得陽氣也。得其正氣。則邪氣去矣。內溫者。針下熱也。謂邪氣去而正氣不出也。此論瀉邪而養其正也。隨之者。追而濟之也。之、往也。
 
  若妄之者。雖追之而若無有所往。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而還也。去如弦絕者。疾出其針也。
 
  令左手按 。右手出針。其正氣故得止于內。而外門已閉。中氣乃實矣。此補正運邪之法。故必無留血。設有留血。急取而誅之。堅者。手如握虎也。正指直刺者。義無邪下。欲端以正也。神在秋毫。審視病者。靜志觀病患。無左右視也。懸陽。心也。心藏神。方刺之時。得之于心。則神屬于病者。而知病之存亡矣。經云。取血于榮。取氣于衛。衛氣行陽行陰者也。故于兩衛間以取陰陽之氣。衛氣行篇曰。是故謹候氣之所在而刺之。是謂逢時。在于三陽。必候其氣在陽分而刺之。
 
  病在于三陰。必候其氣在陰分而刺之。 、經 也。刺節真邪篇曰。六經調者。謂之不病。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此必有橫絡盛加于大經。令之不通。視而瀉之。此所謂解結也。故有血絡橫在于經 者。當視之獨清。切之獨確而去之也。九針者。
 
  有九者之名。有九者之形。各隨其所宜而用之。九針之論畢矣。
 
  夫氣之在脈也。邪氣在上。濁氣在中。清氣在下。故針陷脈則邪氣出。針中脈則濁氣出。針太深則邪氣反沉。病益。故曰皮肉筋脈。各有所處。病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無實無虛。損不足而益有余。是謂甚病。病益甚。取五脈者死。取三脈者 。奪陰者死。奪陽者狂。針害畢矣。
 
  此復論小針刺邪之法。而并論其要害焉。風雨寒暑之中人也高。故邪氣在上也。水谷入胃。其精氣上注于肺。濁溜于腸胃。寒溫不適。飲食不節。病生于腸胃。故濁氣在中也。清濕地氣之中人也。必從足始。故清氣在下也。陷脈。額顱之脈。顯陷于骨中。故針陷脈。則陽之表邪去矣。
 
  中脈。足陽明之合。三里穴也。針太深則邪氣反沉者。言浮淺之病。不欲深刺也。深則邪氣從之入。
 
  故曰反沉也。皮肉筋骨。各有所處者。言經絡各有所主也。故病各有淺深之所宜。形有皮肉筋脈之不同。各隨任其所宜而刺之。無實實。無虛虛。若損不足而益有余。則病益甚矣。五脈。五臟諸陰之脈也。如中氣不足。則血脈之生原已虛。再大瀉其諸陰之脈。是虛于中而脫于外也。三脈。三陽之脈。 怯也。言盡瀉三陽之氣。令病患怯然不復也。奪陰者死。言取人之五里五往者也。玉版篇曰。迎之五里。中道而止。五至而已。五往而臟之氣盡矣。奪陽者狂。正言取之五里而或奪其陽也。
 
  此論針之為害畢矣。張開之曰。取尺之五里。取皮膚陽分之氣血也。而曰奪陰者。謂陽分之氣血。
 
  生于五臟之陰也。病在中氣不足。而大瀉諸陰之脈者死。謂諸陰之脈。生于中焦之陽明。陽生于陰。
 
  而陰生于陽也。
 
  刺之而氣不至。無問其數。刺之而氣至。乃去之。勿復針。針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任其所為。
 
  刺之要。氣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風之吹云。明乎若見蒼天。刺之道畢矣。
 
  此言刺之效。以得氣為要也。上文言病各有所宜。此言針各有宜。而有大小長短之形不同。各任其所宜而用之也。若風之吹云。明乎若見青天。邪散而正氣光明也。
 
  黃帝曰。愿聞五臟六腑所出之處。岐伯曰。五臟五輸。五五二十五輸。六腑六輸。六六三十六輸。
 
  經脈十二。絡脈十五。凡二十七氣以上下。所出為井。所溜為滎。所注為輸。所行為經。所入為合。
 
  二十七氣所行。皆在五輸也。
 
  此言用針者。當知臟腑經脈之血氣生始出入。夫榮衛氣血。皆生于胃腑水谷之精。榮行脈中。
 
  衛行脈外。血行脈中。氣行脈外。然脈內之血氣。從絡脈而滲灌于脈外。脈外之氣血。從絡脈而溜注于脈中。外內出入相通也。五臟內合五行。故其輸五。六腑外合六氣。故其輸六。蓋六氣生于五行而有二火也。經脈十二。六臟六腑之經脈也。絡脈十五。臟腑之十二大絡及督脈之長強。任脈之尾翳。脾之大包。凡二十七脈之血氣。出入于上下手足之間。所出為井。所溜為滎。所注為輸。
 
  所行為經。所入為合。此二十七氣之所行。皆在于五輸。蓋十二經脈之血氣。本于五臟五行之所生。
 
  而脈外皮膚之氣血。出于五臟之大絡。溜注于滎輸。而與脈內之血氣。相合于肘膝之間。此論臟腑經脈之血氣出入。節之交。三百六十五會。知其要者。一言而終。不知其要。流散無窮。所言節者。
 
  神氣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
 
此言刺節者。當知神氣之所出入也。神氣者。真氣也。所受于天與谷氣并而充身者也。故知其要。一言而終。不知其要。流散無窮。此絡脈之滲灌諸節。非

文件格式轉換工具:點擊下載

相關熱詞搜索:黃帝內經

上一篇:黃帝明堂灸經
下一篇:黃帝內經素問集注

分享到: 收藏